各期阅览

         
     
 
陈永栽 Lucio C.Tan

出身寒门的菲律宾华裔首富

  从平凡到辉煌,从贫穷到富有,他的经历听起来更像神话。对怀抱梦想的年轻人来说,他是一个活生生的梦想成真的例子。他用自己的经历向他们证明,通过奋斗获得成功不仅是故事,而且是可以实现的现实。

  菲律宾,一个由7107个大小岛屿组成的群岛国家。在这个华裔人数众多的岛国,陈永栽的名字几乎无人不晓。他同时拥有诸多身份:菲律宾航空公司董事长、联盟银行董事长、菲华商总名誉理事长、菲律宾华人首富……业务遍及十几个国家的十几个不同行业。与之相对应的是同样一长串的誉称—— “银行大王”、“烟草大王”、“啤酒大王”、“航空大王”……《福布斯》杂志2004年9月公布东南亚40名富豪,70岁的他以16亿美元资产列名第十二位,而且自那时以来,他在菲律宾所保持着的首富地位一直无人可以撼动。
   和很多富人不同的是,陈永栽的座驾不是豪华轿车,而是一架直升机,从家中到公司写字楼只需要五分钟,他常常坐着直升机在马尼拉上空飞来飞去,指挥着他的商业王国的运转。
   对大多数人来说,或许陈永栽只是一个传奇甚至神话,从平凡到辉煌、从贫穷到富有的神话。而这种传奇与神话却是陈永栽通过一步步的奋斗换来的,是真实的。他的身上充满着华人的智慧。
   现今的人们几乎很难相信半个多世纪前陈永栽家一贫如洗的家境。他1934年7月17日出生在福建晋江,4岁跟着父母到菲律宾谋生。9岁那年,他的父亲生了一场重病,母亲带着一家人回到家乡。但两年后,因家乡遭遇灾荒,刚满11岁的他不得不跟着叔父再次来到菲律宾。为了补贴家用,他只好在烟厂当童工。他白天干活挣钱,晚上挑灯夜读,以顽强的毅力修完了中学课程,并以优异成绩考上了远东大学化学系。之后,他半工半读,完成了大学科程。毕业后,他在一家公司任实验室助理,不久就被提升为业务经理。
   1954年,刚满20岁的陈永栽离开了烟厂,在亲友的帮助下创办了一家淀粉加工厂,不料不赚反赔,竟以失败告终。但他没有被挫折打败,他从失败中学到了一个宝贵经验,认为任何事情都有好坏两个方面,关键是将不利条件转变为有利条件。不久他又迅速站了起来,用借来的本钱买来二手机器和破旧卡车,开办了一家化学制品生产和贸易公司。这家公司后来成为陈永栽庞大事业的基石。
   1965年,在马尼拉的一所小房子里,陈永栽和他当年在烟厂一起工作的朋友们,创办如今有名的“福川”烟厂。“福川”取英文fortune的音和意,烟厂用的同样是二手设备。
   实际上,在创办烟厂的1965年,菲律宾烟草市场竞争已十分激烈。一家资本少而又毫无名声的小烟厂怎么样才能挤进市场并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这个问题摆在了陈永栽面前,陈永栽的分析充满一个商人的敏锐与智慧:高档烟价格太贵,消费者不多;低档烟质量太差,不能持久留住消费者;中档香烟消费者众多,各阶层都喜欢,价格不贵,又不失身份,生产这类香烟能获得稳定利润。于是他决定投产中档香烟,并要求质量超过其他厂家。经过努力,福川烟厂的产品很快就打开了销路。
   1968年,烟厂生意刚刚有所起色,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却摧毁了福川烟厂的厂房,大多数设备被毁。面对天灾,陈永栽表现出坚毅的勇气,他和工人们一起不分昼夜地抢修厂房,挑拣被雨水淋湿的烟草,修理面目全非的机器。于是为了彻底改变落后的制烟设备,他把世界先进的制烟生产流水线和现代化的卷烟机引进菲律宾,并在此后不断引进先进设备,使福川烟厂的设备和技术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如今,福川烟厂已发展成为菲律宾最大的香烟制造公司,并占据菲律宾七成以上的香烟市场份额,在欧美、日本和中东的香烟市场上都有一席之地,陈永栽本人因此成为赫赫有名的“烟草大王”。
   上个世纪70年代起,陈永栽开始涉足进出口贸易和房地产,先后创办了椰油厂、肥皂厂、石棉厂、电子厂、炼油厂和养殖厂等企业。70年代后期,陈永栽又将目光瞄准金融业,创办了菲律宾“联盟银行”,并亲任董事长。目前,“联盟银行”在菲律宾国内有近百家分行,成为菲律宾华资三大银行之一。从80年代起,陈永栽开始进军海外。他首先瞄准的是作为国际金融贸易中心的香港,在港设立了自己的海外发展基地——福川贸易公司和新联财务公司。1981年,为了满足在美国大市场投资业务的发展,他在美创办了“美国海洋银行”。此后,陈永栽看好大陆的发展前景,投资3亿元人民币,创建了“厦门商业银行”。1987年,中英关于香港回归谈判之际,香港股市暴跌,许多香港工商界人士对香港的前途缺乏信心,纷纷抽逃资金,香港股市出现恐慌性抛售。此时,恰逢裕景花园拍卖,许多业界人士都持观望态度,不敢贸然投标,陈永栽却认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毅然斥资5亿港元大胆标中。这正应验了陈永栽常说的一句话:“人家不敢摸的老虎屁股我敢去摸,一件事不干则已,要干必干好。”到1994年,裕景花园价值已高达百亿港元,不得不让商界同仁叹服他的远见卓识。
   陈永栽喜欢挑战,60岁时还要体验跳伞的刺激。他是一个个性豪爽的人,经常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大决定。1995年,陈永栽收购连年亏损的菲律宾国有航空公司时说,“菲航”代表菲律宾,不能垮,我要办好“菲航”,为菲律宾争光。信心十足的陈永栽向股东们保证,菲航在6年内将扭亏为盈,否则他愿以约定的股价购入其他股东的股份。这句保证的背后,是一旦不能扭亏陈永栽将损失100亿比索。此后陈永栽大刀阔斧地进行管理改革,注资40亿美元,陆续更新了40架飞机,并开辟了多条国际新航线,菲航终于从2000年开始扭亏为盈,陈永栽此举深受菲律宾人敬佩。
   陈永栽非常喜爱中华文化,熟读了中国许多古代典籍。还是在烟厂打工时,即使每天工作很劳累,但收工之后,他仍会坚持在灯下阅读中国的演义小说。《三国演义》中群雄争霸的战术与策略,已经深深地吸引了少年时期的他。这种阅读爱好此后一直伴随和影响了他一生,如今,阅读历史、地理著作依然是他最大的业余兴趣。他对中国历史的精通达到令人惊讶的地步,从黄帝到清朝,每一个皇帝在位时期的历史他都知道,都可以从头讲下来。不管是与人谈话,还是演讲、接受采访,他都会喜欢“讲古”,不时地引用历史典故,来说明当前事件中的道理。二十四史中的故事在他口中如数家珍。有时侯他也谈论孔子或孙子兵法。他对《易经》的研读也很有心得,能随手画出易经的六十四卦。他还和自己的私人教师,厦门大学人文学院退休教授黄炳辉,合写了多部文史专著,包括《老子章句解读》、《文史经典解读》和《椰风窗前共琢磨》等,纵谈古今,内容可谓丰富多彩。
   陈永栽不但读“古”读得好,讲“古”讲得好,而且用“古”也用得极好。他不仅写《老子章句解读》,而且把对《老子》的理解融入到自己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中。“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在老子的辩证思想的影响下,人弃我取成了陈永栽的经商理念。2000年,他大胆地接管坏账累累的菲律宾国家银行。他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没有置于死地的决心,哪有死而后生的变数。”这种处变不惊,越挫越勇的精神就是陈永栽从古书中悟出的处世态度。东南亚金融危机的爆发,使他在各地的投资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但他却泰然处之,“做大大影响,做小小影响,不做就不会受影响。”正是秉承了这一信念,他并没有中断在中国的投资。近年以来,他先后注资1亿多美元,在厦门建设了超大玻璃幕墙、超大功率空调、超高速电梯等多项指标居中国第一的“银行中心”。他在上海搞房地产投资也超过200亿元人民币。他的亚洲酿酒厂占全菲市场约两成,因而拥有菲律宾烟酒大王的称号。
   陈永栽常说,“中华文化是孕育了5000多年的文明结晶,是世界文化宝库珍贵的财富,源自中国,却属于全世界”。他希望中华文化能在华人社会一代一代地延续下去。针对目前菲律宾华裔新生代已不大懂华文的情况,陈永栽在菲律宾大力呼吁要振兴华文教育,一再出资开展“挽救行动”和“留根工程”。 从2001年起,陈永栽每年都要赞助菲律宾华校学生赴厦门进修,举办汉语夏令营,让学生学习汉语、书法、国画、舞蹈、武术、中文歌曲等。这不仅是为了提高学生的华文水平,更重要的是让他们了解中华文化以及中国的历史。5年来,他资助来华短期培训的菲律宾华裔已多达2000多人。他也总是以自己学习中华文化的经历鼓励年轻人,告诉他们学说汉语不要怕难,要努力去领悟。“即使现在有些问题不明白,但等长大了,随着理解能力增强了,就会了解学习中华文化的好处。”
   不但资助学生,他还出资组织菲律宾华文学校的教师到厦门、泉州等地进行业务培训,以提高华文学校的教学水平。2002年7月,陈永栽还在菲律宾开办了一座以父亲陈延奎命名的两层楼的华文图书馆,总面积540平方米。图书馆有书库、参考区、儿童读书区、期刊报纸区、阅览室等,馆藏量约25000多册图书,类别涉及各学科,其形式包括书籍、报章、杂志、地图等,甚至还拥有两套珍贵的影印四库全书,图书馆是目前菲律宾最大的华文图书馆,为学习、研究中国传统文化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作为菲律宾的烟酒大王,陈永栽既不吸烟也不喝酒。一件白衬衫,一条深色长裤,走在大街上与人擦身而过时,不会引人多看一眼,一如朴实而平凡的菲律宾人。他常说:“勤俭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也是中国文化的重要内容。”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极为富有,却十分节俭;有鸿鹄之志,却又脚踏实地;行事果断,却又缜密严谨。一句话,这是一个充满着华人智慧的了不起的人。
   [原文附照片11幅]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各期阅览 | 图片选粹 | 版式示例 | 顾问名单 | 其他出版物 | 联系方法
世界华文出版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by the World Chinese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制作:制梦工作室 版本:v3.00 制作人:Phil tyut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