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期阅览

         
     
 
程抱一 FRANCOIS CHENG

法兰西学院首位华裔院士

  他以自己在哲学、诗歌、翻译、法文书法、小说创作等多方面的卓越成就,成为历史上进入法兰西学院的第一位亚洲人。
   从官方到民间,法国人爱用一个词——“摆渡人”来形容他在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中的作用。

  创建于1635年的法兰西学院是法国最古老的学术机构,长久以来就是法国文化与学术精神的象征。学院院士的职务是终身的,只有四十人的名额,在职院士去世后,才能通过投票增补新院士,故院士被称为“不朽者”,地位极其崇高。每逢重大的典礼,院士们身着镶有金色桂冠叶滚边的绿色燕尾服,手持佩剑出席盛会,院士们也因此被称为“绿衣人”。
   2002年6月13日,法兰西学院第一次为一位华裔学者打开了大门,程抱一以其在哲学、诗歌、翻译、法文书法、小说创作等多方面的卓越成就,成为历史上进入法兰西这座至高的科学殿堂的第一位亚洲人。
   一时间,程抱一声名鹤起。对于他的工作和贡献,法国批评家有一个贴切而生动的评价,称颂他为中法文化交流的“信使”,游弋于东西两岸的“艄公”,报刊上往往称他为“中国和西方文化之间永不疲倦的摆渡人”。法国总统希拉克在对程抱一入选法兰西学院的祝贺中说他是“一个巨大的作家,一个罕见的人”,“一个我们时代的智者”,希拉克认为,程抱一的入选,“极大地发扬光大了那一场为了文化的多样化和对话的斗争,这也是法兰西的斗争”,“这不仅是法兰西学院的荣誉,也是法兰西共和国的荣誉”。从这一意义上说,程抱一的入选法兰西学院,不仅是他个人的荣耀,而且也是法国人和中国人共同的骄傲。
   这次程抱一是以高票当选法兰西学院院士的。在首轮投票中,参加投票的28位院士,有21人投了他的票,而第二名只获得4票,这样高的得票率实属罕见。在法兰西学院近400年的历史中,能进入四十位“不朽者”行列的人士仅有700余名,他们中有作家、诗人、哲学家、医生、科学家,艺术家、政治家、军事家、宗教人士等等,有像高乃依、拉封登、拉辛、孟德斯鸠、伏尔泰、雨果这样的大家。能跻身其间,程抱一认为这表现了法国文化的开放与包容,然而,毋容置疑,这也是他半个世纪以来不断探索、执着追求的必然。
   程抱一是一个深居简出、寡言多思的人,生性沉静而和蔼。每与熟人和朋友相遇时,他总是点头微笑着,谦和而谨慎,几声亲切的问候之后,便不失礼貌地匆匆离去,看起来,他似乎总在默默地、急切地追赶着什么,寻找着什么……
   祖籍江西南昌,原名程纪贤的程抱一,1929年出生于山东济南一个书香之家。也许是自幼身体孱弱,使他天生具有一种忧郁的诗人特质。法国是他自幼向往之地,7岁那年,他的一位婶婶从巴黎带回一些卢浮宫展品的图片,第一次看到维纳斯,他深受震撼。直到今天,他仍对当时的激动记忆忧新:“她带给我一种真正的冲击,那是美的冲击,是文化的冲击、外部世界的冲击。”对于法国,他充满了浪漫的幻想。读中学的时候,他随家人躲避战乱到了四川山区,在那里大量阅读了罗曼?罗兰、纪德、波德莱尔等法国作家的小说。1949年,在考入南京金陵大学英文系的第二年,他便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奖学金,到法国学习美术史两年。
   而当他踏上法兰西的土地时,却深感失望,那是战后萧条的巴黎,阴沉忧郁。现实与理想的反差撞击着他那颗多愁善感的心,加之不懂法语,心情更为郁闷。他一边上法语课,一边到索邦大学进修。两年后,奖学金也中断了,他也曾不得不到餐馆洗碗谋生。大约有10年的时间,生计无着,十分窘迫,但他仍然在彷徨困苦中坚持读完了法国文学博士学位。1969年,他与一位法国女子结婚,而生活依然困苦。
   获得博士学位之后,他从事过不同的职业,翻译过波德莱尔、兰波、瓦莱里等人的诗歌,也在巴黎第四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学院和东方语言学院教过书。1974年,命运出现转机,他被聘为巴黎第七大学教授,成为法国首位华人教授。上世纪80年代初期,担任教授的程抱一在东方巴黎学院占有重要一席,他的唐诗选析,很长时期曾是学院最叫座的课程。他运用结构主义和符号学理论这把钥匙与古诗赏析相结合的方法,将中国古典诗词这一被西方人视为神秘的艺术殿堂的大门一下子打开了,惊倒了巴黎年轻学子,甚至在巴黎其他名校就读的大学生也纷纷前来听课。
   在上世纪70至80年代这个时期,程抱一不仅是大学讲坛上深孚众望的汉学教授,而且在巴黎文界和学界也声名鹊起,发表出版了诸多论著与文集。当时法国正在进行结构分析学与语言学的大革命,他写的两本书OO《中国诗歌语言》和《虚与实》,分别成为世界上第一本以结构主义研究中国古典诗歌的著作与研究中国绘画的经典,从而奠定了他在学术界的地位。
   近三十年来,在孜孜不倦地追寻中,程抱一留下了一个个闪光的足印。他以Francois Cheng的名字出版了许多种法文著作,其中有艺术论著《中国诗歌创作》、《虚与实:论中国画语言》,中国画鉴赏性画册《梦的空间:中国绘画的传统》、《朱耷:笔墨天才》,诗歌创作:《石与树》、《三十六首爱情诗》、《双歌集》等等。在不遗余力地向法国读者介绍中国文字、绘画的同时,程抱一还做着翻译、介绍法国文化的工作,在大陆和台湾先后出版了中文译著《法国七人诗选》、《和亚丁谈里尔克》、《夜动:法国当代诗人亨利?米修作品介绍》等。
   从80年代中期开始的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程抱一患病卧床,经历着疾病的折磨和死亡的考验。正是在此期间,他对人生和艺术作了更深入的哲学沉思与开掘,升华自己的智慧和创造力,从而把他的精神探求和艺术生涯推向一个新的境界。他终于获得了生命的二次复苏,也迎来了学术和艺术开拓的成功:他的画论《石涛,生命世界的滋味》获得1998年马尔罗艺术奖,他的第一部法文长篇小说《天一言》于同年出版并荣膺法国最高文学奖之一“费米娜奖”,2002年又获法兰西学院法语文学大奖。为表彰他的文学成就,法国总统希拉克曾亲自授予他荣誉骑士勋章。
   《天一言》的出版,使程抱一从书斋中脱颖而出,成为法国和欧洲公众所注目的文化名人。多少年来,程抱一苦苦地思考着生命的本质,如心中长存着一把火,从来没有熄灭过。他一直想要通过小说创作,把对生命的质疑和反思写下来。《天一言》这部带有自传性质的法文小说他写了10年,出版3个月就售出20万册,Francois Cheng的名字在普通法国读者中传开,这个以汉语为母语的作家,用清纯温婉的法语,写出华美篇章,为他们开拓了法语新境界。2002年,他的第二部小说《此情可待》出版,法国书评界称这部以明朝为背景的爱情小说充满了古典之美。
   正如法兰西学院院长在2001年《天一言》荣获法兰西学院法语文学大奖时,在颁奖典礼上所说:“他用法国文化的精华来丰富中国文化,也以中国文化的深邃丰富了法国文化。”程抱一以他雍智的思考、纯美的语言,为东西文化交流撑起了一叶扁舟,他是一位成功的载运中法两国文化精粹的“摆渡人”。
   [原文附照片8幅]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各期阅览 | 图片选粹 | 版式示例 | 顾问名单 | 其他出版物 | 联系方法
世界华文出版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by the World Chinese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制作:制梦工作室 版本:v3.00 制作人:Phil tyut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