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期阅览

         
     
 
宫恩年 GONG ENNIAN

悬壶济世朴素心

  医德可嘉,坚信对患者生命的敬畏是医生最起码的道德水准——这种敬畏源于一颗善良的、真诚的心。
  医术高超,攻克当今世界骨科疑难病“股骨头坏死”——这种技术靠的是不懈的探索与努力。

  美国洛杉矶,世界骨科研讨会会场。台下,来自世界各地的骨科权威专家济济一堂,台上,年轻的中国军医宫恩年正胸有成竹地宣读自己关于治疗当今世界骨科疑难病——股骨头坏死症的论文。他采取独创的中西合璧的治疗方法,用自己的医疗实践彻底推翻了医学界所认定的“股骨头坏死不能自身修复”的结论,使许多罹患此症的病人免除了截肢的痛苦,并得以迅速恢复健康。
  掌声如雷,与会者被宫恩年创造的奇迹震惊了。然而,一位研究骨病30多年的来自美国洛杉矶的专家不相信这种被称作“不死的癌症”的疾病真的被这位中国军医攻克了,他提出请宫恩年做一台手术演示,治疗一位因股骨头坏死已经在医院里躺了4个月的患者。宫恩年接受了这个挑战,他泰然自若地走上手术台,切开患部进行清理,并敷上他自己带来的中药。5天之后,这位患者就能下地行走,14天后,股骨头周边骨赘消失,轮廓完整,髋关节功能障碍解除,活动自如。严谨的同行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
  这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个精彩片断,如今,宫恩年是解放军驻北京某部骨病专科医院的院长、主任医师。他曾荣获军队医疗科技成果奖、全国科协特等发明奖和被中国人才研究会骨伤人才学会评为骨伤杰出人才,是中华医学会骨坏死组委员、中国中医药学会会员,亚太人工关节学会会员,全军中医药学会常务理事骨伤科主任委员,还担任着中国传统医学手法研究会北京分会副主席、中国骨伤人才学会副理事长等职务。
  骄人的成绩来自于长期孜孜不倦地追求。1957年出生于山东蓬莱一个普通人家的宫恩年,小时候就受爷爷的影响喜欢上了医学,1976年参军后便在北京卫戍区当卫生员,直到后来获得硕士学位,当上大校军医、骨科主任、院长。在当卫生员的时候,他就开始潜心研究中医、中药,立志用自己的医术为大众解除疾患痛苦。当时,他从一名老教授手中接下了一个研究多年而未果的医学研究课题——股骨头无菌缺血性坏死。对于这个在当时的中国尚属创新的课题,他这个初生牛犊不顾别人的冷嘲热讽,执着向前。
  股骨头坏死是骨科常见病,在国际上属骨科三大疑难病之一。对于西医来说,治疗中、晚期股骨头坏死最好的方法是置换人工股骨头,这不但费用高昂,而且人工关节有使用年限,对于年轻的接受了人工髋关节置换的病人来说,以后还需二次乃至三次的翻修,患者将承受身心双重的痛苦。宫恩年的目标是:让病人少花钱、少受罪、治好病。
  刻苦钻研加临床总结,十几年里,他搜集查阅了大量中外医学资料,做了几百万字的医学笔记,记录了数十万条医学数据。经过数千次药物配伍,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在自己身上进行试验。取古人医术之精华,辟自己行医之新径,他不仅对传统的中医推拿按摩、针灸有很深的造诣,而且又学习了西医的各种手术方法。终于,他先后研制出了“活骨丸”、“活骨胶囊”、“活骨膏”等系列活骨生肌药,并找到了一套行之有效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法。或以西医诊断为基础,再根据股骨头坏死的不同类型、分期,给患者内服外敷中药制剂,以改善股骨头内的血液循环达到治愈效果;或以西医手术改善髋关节的活动功能,再辅以中医手法按摩等使患者康复。他用中药治愈大部分前来就医的患者,对于小部分病情严重的再辅以手术。
  对于骨科手术方法,他也进行了创新。例如一般髋关节手术的刀口需要二、三十公分长,而他手术的刀口不足十公分。创伤面小,出血少,手术时间短,病人恢复得就快,这是骨科界的共识。又如,髋臼加盖、髋臼翻盖、髋臼旋转截骨治疗先天髋臼发育不良,髋内、外翻多种角度的矫形,人工关节假体置换,带血管蒂肌骨瓣移植、股骨头减压、髋关节滑膜切除治疗股骨头坏死,髋关节清理修整、髋关节成形改善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功能,以及各种创伤的手法及切开复位整复,各种内固定器的使用和改造等等。他创新的这些手术方法简单,省力,效果显著,大大减少了病人的痛苦,并缩短了手术时间。
  宫恩年所在的医院一年门诊接待股骨头坏死患者一万多例,收住院的病人也都是在别的大医院认为一定要做人工髋关节置换的,而在医院每年500多例髋关节手术里面,真正进行了人工髋关节置换手术的最多也就是20例。通过20多年的临床实践,宫恩年的信念更加坚定:人是一个活体,有代谢能力,除非患者有一些别的疾病,否则,给坏死的股骨头一定的治疗,方法得当,它一定会自身修复得很好。
  宫恩年每次出门诊时,候诊厅里都挤满了全国各地乃至海外来的患者。除了诊断病情外,他每次都把这种与患者面对面的交流变成科普课堂、心理诊所。他耐心地从病因、病程、病理各个方面帮患者分析透彻,而且针对每个患者的不同情况为他们提供多种治疗方案供选择,使病人最终可以通过最好、最简单的方法尽快康复。患者带着焦虑和痛苦而来,又带着满意的微笑而归。宫恩年的医德、医风、医术,使得无论是国家领导人,还是普通百姓,或者是外国友人,都成为他一视同仁的病人。
  十几年前,马达加斯加前总统在任总统助理期间罹患严重骨髓炎,久治不愈,流脓不止。他跑遍美、法等10多个发达国家,医生们的建议都是一个:截肢。通过外交途径接洽,他找到了宫恩年,求助于中医。经过宫恩年的治疗,不到两个月,死骨排净,新骨生成,伤口愈合,并长出了新皮。这位患者竞选当上总统之后,曾经盛情邀请宫恩年到他们国家定居,许诺良好待遇,并要专门为他建立一座医院。然而,宫恩年婉言谢绝了这热情的邀请,“我的成就在于中国医药,和中药一样,我的根在中国。”
  宫恩年的治疗方法引起了国际骨科界的极大重视。十多年来,他曾先后应欧共体医学院、泰国凯罗比埃医学院、澳大利亚澳华医学会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医学机构邀请,前去进行国际学术交流活动,引起了很大反响。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为宝贵,也没有什么比渴望生命的健康和完整更为平常。然而,各种疾病却使生命产生缺陷变得黯淡无光,使最为简单的想法变成奢望。宫恩年一直坚持着自己最朴素的想法——通过自己的医术为这些平凡的生命尽量解除痛苦,带来健康。他对患者的那份爱,因为他的善良,因为他高超的医术而绵延不断。
  [原文附照片11幅]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各期阅览 | 图片选粹 | 版式示例 | 顾问名单 | 其他出版物 | 联系方法
世界华文出版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by the World Chinese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制作:制梦工作室 版本:v3.00 制作人:Phil tyut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