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期阅览

         
     
 
王蒙 WANG MENG
光彩四溢的王蒙文学气象
  他,无疑是当代中国文学界、文化界、思想界最令人瞩目的人物之一。作为作家,他的作品在中国文坛屡领风骚,并被译为2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作为文化活动家,他曾参与策划和组织许多影响重大的文化活动,并在1986年至1989年,出任中国文化部长,作出颇多建设性的实绩;作为思想者,他以活跃的智慧和精辟的言论,引起了中国知识界的广泛关注与强烈反响。在近代中国,像他这样在诸多领域均有创造之力并卓有成就的文化巨子,并不多见。
   王蒙是深受中国人民喜爱的作家之一。他曾担任中国文化部部长,同时也是一个思想家、文化活动家。但他最投入、最钟爱的,还是他的文学。王蒙的文学生涯,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长息息相连。
  1934年10月,王蒙生于北平。他的原籍是河北南皮县,王蒙的幼年在那里度过。 回到北平,王蒙一天天地长大。壮怀激烈而又向往光明的他,成了一名中国革命的勇敢少年,并且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用他那支真挚的笔,书写新中国的朝晖和他的光明梦。
  动笔写处女作,长篇小说《青春万岁》的时候,他刚满19岁,是青年团北京市东城区委的干部。他以交响乐的结构和诗一样的笔调,深情地描写了50年代初期北京女中学生清纯烂漫的生活。小说在修改期间,上海《文汇报》即以《金色的日子》为题选载了部分章节。由于政治原因,这部小说到1979年才得以正式出版,其被封埋的时间超过了王蒙创作时的年龄。小说出版后,成了当时中学生最爱读的书之一,并被改编成电影,受到极大欢迎。《青春万岁》是中国50年代反映当代生活的杰作之一,它的交响结构应属王蒙的一个发明。
  在修改《青春万岁》的同时,王蒙写了短篇小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王蒙以极其敏锐的笔触刻划了中国一个区委组织部门的真实工作状态,崭露了他出色的才华和锐利的思想,小说于1956年在《人民文学》发表后,震动中国文坛,引起了毛泽东的关注,在海内外也获得强烈反响。《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是50年代中国文坛的一朵奇葩,一篇不可多得的经典文学作品。
  《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造就了王蒙,也几乎毁灭了王蒙。他因此被打成“右派”,接受劳动改造,自1963年至1979年被”放逐”新疆达16年之久。
  1979年,中国迎来了新时期文学的春天。王蒙终于回到了北京。他又能写作了.王蒙握紧笔,开始了他的文学“井喷”。他像一只五彩的蝴蝶,为中国文学放飞了一只只多彩多姿的风筝。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中国作家的创作重心是短篇和中篇小说。王蒙是成就最卓著者之一。他的短篇小说《最宝贵的》、《说客盈门》、《悠悠寸草心》、《春之声》、《风筝飘带》、《夜的眼》、《海的梦》和《在伊犁》系列,中篇小说《布礼》、《蝴蝶》、《相见时难》、《名医粱有志传奇》等,还有其它一些作品,都成为轰动一时的名作。其中如《夜的眼》、《海的梦》、《春之声》、《风筝飘带》和《布礼》等,被文坛称为王蒙的“集束手榴弹”。这些作品打破了时空顺序,打破了沿袭已久的中国小说传统的叙述方式,加进了包括“意识流”在内的西方现代派小说因子。这些小说在80年代中国文坛,引起了很大震撼和争议,并逐渐被普遍接受。王蒙的这一创新影响巨大,它拓展了中国文学的表现空间,丰富了中国文学的表现形式,王蒙以其锐气和才华,为新时期中国文学史写下了重彩的一笔。这个时期,王蒙任《人民文学》主编,并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王蒙在随后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任文化部长期间,他并没有停止创作。80年代后期,王蒙开始创作长篇小说《活动变人形》。他是以写长篇小说开始其文学生涯的,被誉为“审父杰作”的《活动变人形》,再度证明王蒙不愧为写长篇小说的高手。这篇小说以前所未有的高度和新颖视角,描述了在20世纪中国,一个大学教师的命运遭际。它从中西文化冲撞与融合的角度,把握和审视他父辈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这篇小说是中国当代“家族文学”的开山扛鼎之作,也给当代中国“寻根文学”提供了宝贵的启示。
  卸任文化部长之后,王蒙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继续担任中国作协副主席。王蒙致力于长篇小说“季节”系列的创作。现已出版《恋爱的季节》、《失态的季节》和《踌躇的季节》三部。他的意愿是要记录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他这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在写小说之余,王蒙还展开了他文学生活的另外一翼--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他的《红楼梦》评论专著《红搂启示录》和研究李商隐诗歌的论文,其鲜活的创见获得了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和大众的赞叹。有评论家喝彩道:看来王蒙浑身是电,他触到哪一个领域,哪里就会放出火花来。
  王蒙在他将近半个世纪的文学生涯里,创作了小说、文学研究与评论、诗歌散文等近1000万字。他获得的中国文学奖难以胜计,还获得日本创作学会和平文化奖和意大利蒙德罗国际文学奖,并担任约旦作家协会荣誉会员。作为一名具有很大国际影响的作家,王蒙应各种国际文学、学术机构和一些国家的邀请,经常参加一些重大的国际文学、文化和学术交流活动,足迹遍布亚洲、欧州、美洲和非洲诸多国家,为宣讲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文学和社会的全面进步、增进中国和世界各国人民相互了解和友谊,贡献良多。王蒙文学上的辉煌成就,来自他的语言天份,来自他澎湃的诗情,更来自于对世界观察的敏锐和思想的深刻。敏锐的观察和深刻的思想,造就了王蒙创新的锐气和自信。当天份与激情、敏锐与深刻、锐气与自信一起涌上王蒙笔端的时候,便造就了王蒙光彩四溢的文学气象。这一文学气象,成为当代中国文学的绚丽彩虹和灿烂湖光。
  中国文学评论界对这位大师的文学创作,始终给予高度瞩目和评价。评论家指出,王蒙的《失态的季节》的立体反讽样式,给中国二十一世纪的文学提供了一个范本;他的《踌躇的季节》,对中国未来的小说写作,具有启示性意义。
  在文学之外,王蒙欣赏毕加索光彩四溢的艺术气象,尤其欣赏毕加索那种不断令评论家惊讶和刮目、不断探索艺术新境界的精神和创造力。一如既往地爬格子,心无旁婺地写下去,按照生活的启示写下去,这可能就是王蒙--一个始终本色的文学大师对一切评价和期待的最佳回答。
  (本文附照片9幅)


王蒙为本刊题词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各期阅览 | 图片选粹 | 版式示例 | 顾问名单 | 其他出版物 | 联系方法
世界华文出版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by the World Chinese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制作:制梦工作室 版本:v3.00 制作人:Phil tyut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