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期阅览

         
     
 
单声 CHAN CHENG
从法学博士到西班牙最成功的华人地产商
  他一九二九年出生于上海一个名律师之家,本来可以像父亲一样成为律师,扬名一方。但他却偏偏做起了“投资”。六十年代初,他在西班牙投资房地产业,买下的地皮在三十年中涨了一千至五千倍,这使他成了当地最成功的华人地产商。
   CHAN CHENG——单声,在英国,在法国,在西班牙,是一个掷地有声的中国人的名字。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有着一份经营成功的投资事业,更因为他的为人慷慨、他对华人公益事业的热心,以及他在华人中的威信和声望。
  年愈七旬的单声依然充满活力,这与他30年风雨无阻练习瑜珈术有关。他谈吐儒雅,不像商人,倒像学者。实际上,当年的他曾经真的就是一位法学博士——1951年毕业于上海震旦大学法律系;1954年在法国巴黎大学取得了国际法学博士学位;同年又进英国伦大研究院研究国际法学……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那么,今天的单声很可能就是一位国际法专家,或者像他的父亲一样,成为一位律师。
  偏偏生活是无情的。进入英国伦大研究院后,由于经济来源中断,为了维持生计,他不得不弃学从商,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1956年,他被聘为香港驻欧洲进出口公司总经理,从而开始了漫长的商旅生涯。
  如果说人生要有转折点的话,那么,单声的事业成功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在西班牙。话要从1960年说起,这一年,30岁的单声进入西班牙国立外交学院,取得“院士”头衔。这时的他已与夫人姚莉莉女士育有二男二女。两年后,他在前西德和马德里经营进出口公司,略有积蓄。因为公司在西班牙南部有业务,所以在一个叫“罗他”的小城,他常与西班牙朋友们在一起喝酒喝咖啡,“小费”一出手就是25西币。很快,他发现,西班牙南方沿海地区的地皮很便宜,只有5西币一平方米。就是说,他每给一次小费就等于丢了5平方米地皮。他记起小时候,他曾问父亲:“全上海,谁最有钱?”父亲说:“哈同。”“哈同是干什么的?”“他曾经是个很穷的犹太人,因为在上海买地皮赚了大钱。”童年的单声对“买地皮”还没有什么概念,但父子这次对话在他心里扎下了根。应该说,喝酒喝咖啡给小费使单声由做贸易改做“投资”,不是完全没有心理基础的。
  60年代初期的西班牙南方海边正处于旅游观光房地产事业的萌芽时期,这时的地价相当便宜。单声看准时机,果断投资。几年后,单声投资的地皮果然暴涨1000-5000倍。从这时候起,单声的名气越来越大,生意也越做越好。1967年,单声到英国定居,也把事业带到了英国……
  单声认为这辈子对他影响最大的人是他的母亲;最想做的事是有一天能叶落归根回到祖国,回馈社会,为祖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最感荣耀的事是被中、英政府联合邀请以贵宾身份出席香港回归盛典及特区政府成立盛典。
  单声人生的前二十几年是在中国,生活在上海一个颇有名望的家庭。父亲是沪上名律师,在旧上海可谓“有钱有势”。“富家多纨绔”,但单家子弟却个个严谨守礼。单声把功劳归于母亲。他记得小时候父亲总是很忙,他们兄妹十人都由母亲带大,母亲一生操劳,为儿女放弃了一切个人嗜好,虽身居繁华十里洋场,却有许多地方从未涉足。对父亲的工作,母亲更是全力支持,父母感情甚笃。母亲常教导他:“人不可自暴自弃,要有远见有志气,己所勿欲勿施于人;与人交往须守信守时,礼尚往来,凡事不能过于求全……”他还记得母亲常用私房钱接济家中的佣人,对他们从无大声呼喝。身教胜于言传,成年后的单声继承了母亲善良、慷慨、热情的天性。童年的单声就读于上海南洋模范中学,信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进入震旦大学后他更是品学兼优,历任班长、级长、校学生会干事。出国留学前,母亲对他说:“书要读好,但出国在外,更要生活好。你念的是法律,找工作不如理工科容易,必要时也可以考虑从商,做做生意。”母亲这席话,成为单声日后经商的动力之一。
  如今的单声依然很忙。他常被邀请参加英国和欧洲各种国际会议,又要照顾西班牙和英国的房地产投资业务,最近又转为投资股票和期货。他赞同欧洲投资界目前所流行的说法:投资房地产只是“被动投资”,是等待式的等候别人来买或投资你的不动产,是“过时”的投资;而股票、外汇和期货生意才是最迅速和实际的“主动投资”。他不顾自己年纪已大,依然雄心勃勃,要在投资事业上更上一层楼,变“被动”为“主动”,以便以更多的钱来回馈社会。与此同时,他还要做好他的欧洲华侨教育基金会名誉会长、世界震旦校友会名誉会长、南京大学名誉董事、南京大学客座教授、英国大地社委员、上海市海外联谊会理事、英华经贸协会理事。他在泰国世界华商大会上所作的《英国经济状况》演讲,已被载入《世界学术文库(华人卷)》第一集。
  单声现在最关心的事情是海峡两岸的统一。他尽自己所能,为此做了大量工作。凡有关两岸统一的国际会议和交流,他都是最积极的组织者和参与者。他说:“人到晚年,最大的希望就是能看到海峡两岸统一的那一天。”
  在国外生活了近五十年的单声,至今仍保持着用毛笔写信的习惯。“我爱中国文化,我爱我的祖国。”他说。
  (原文附照片9幅)


单声为本刊题词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各期阅览 | 图片选粹 | 版式示例 | 顾问名单 | 其他出版物 | 联系方法
世界华文出版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by the World Chinese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制作:制梦工作室 版本:v3.00 制作人:Phil tyut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