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期阅览

         
     
 
毕传有 BUT CHUENYAU

鹏翔万里

   1996年的圣诞前夜,在海上皇宫举行的一个盛会上,一位荷兰国会议员在致辞中盛赞华人在荷兰社会的作用时说:“不可想象,假如没有‘海上皇宫’,阿姆斯特丹将会是个什么样子?”这个“海上皇宫”的董事长,就是毕传有。
  很多人会常常谈起欧洲那片紧靠大西洋的荷兰,或陌生或熟悉,但足以令人神往的童话般的世界。假若有人问你知道荷兰的什么,很多人便会侃侃数出“风车、木鞋、郁金香”;有人更会从容地叙说,“那是欧亚大陆的最西端,那里有欧洲最大的港口”;“在那个低地国家里出现过人工填海的伟大奇迹,出现了从月球上可见的唯一与中国万里长城并存的地球人文景观——拦海长堤。”但是也会有很多到过荷兰或者没到过荷兰的中国人这样回答:“荷兰的首都阿姆斯特丹有‘海上皇宫’,有我们的朋友毕传有。”
  “海上皇宫”的董事长、曾经被授予深圳市荣誉市民和金钥匙的毕传有,是赢得故乡信赖的、忠诚的儿子。
  1947年,毕传有出生在中国广东省宝安县(今深圳市)大鹏镇的一个客家人家族。南中国海大鹏湾惊天动地的涛声伴随着他的成长,自强、自立、伴随着他的思考,渐渐形成了独立的认识观和价值观。1964年赴香港,开始了艰苦的谋生,1970年抵荷兰。直至1975年以前始终在餐馆做工。他认定以信念、勤奋和节俭为自己事业建立的基础,终于在到达荷兰后的第五年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餐馆。事业的发展历尽艰辛,餐馆从小到大,从一家到多家,事业的基础得以奠定。顽强和坚毅使青年时代的毕传有迅速成熟,而沉着的心态、宽宏的胸襟同时成为毕传有的性格特征的集中体现。
  1984年对毕传有来说是命运转折的重要一年,智慧和时机使他久经策划的事业理想成为现实,一座具有浓郁中国特色的八百座位的豪华餐厅、四层雕栏玉砌的仿宫廷画舫——“海上皇宫”赫然矗立于荷兰阿姆斯特丹奥斯特都斯卡碧波荡漾的水面之上,将中国的古典建筑和经典烹饪展现给了欧亚大陆另一端的荷兰,开华人在荷兰建立具有规模企业之先河。此时的毕传有不仅是海上皇宫的董事长,并且被推举为大鹏同乡会会长、旅荷香港公民协会会长和荷比卢崇正总会会长。不久,毕传有又率先走出当地华人赖以生存的餐馆业,6年之后,相继在阿姆斯特丹开设了皇英广场宾馆,组建了房地产公司和旅行社,使生意和影响都得以扩大,得到了广大侨胞的钦佩、社会的信任和银行的支持,并得到了荷兰政府的肯定和阿姆斯特丹市政府的赞赏。毕传有不无感慨地说:“我到欧洲30年,坦率地说,我在创办华人实业,率先迈出支撑广大华人谋生的传统餐馆,而逐步步入欧洲主流社会,以及投入、参与公益事业的诸方面,已经在荷兰华人、欧洲华人和大陆故乡中产生了很多影响。这种影响会成为力量,鞭策我努力奋斗,使我不停滞地向前迈进。”
  在荷兰,在阿姆斯特丹,毕传有的“海上皇宫”影响深远。荷兰对华的重要活动,中国大使馆的盛大招待会都在海上皇宫举行,接待了第一届和第五届全欧华人代表大会的代表,在荷兰和全欧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特别是中国国家的重要领导人和政治家朱镕基、胡锦涛、李岚清、李贵鲜、陈慕华、黄菊都在访问荷兰期间先后光临了海上皇宫,并给予赞扬和肯定。毕传有也在不同场合得到了李鹏、李瑞环等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五星红旗一次又一次地在海上皇宫飘扬,使之在祖国产生了进一步的影响,证实了毕传有初创“海上皇宫”时的理想和信念。
  目前毕传有全力投入筹建阿姆斯特丹市“新中国城”,并亲自出任荷兰阿姆斯特丹新中国城基金会主席,多次率代表团访问祖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国城将兴建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央火车站的左侧,居于最繁华区的中心位置,整个项目总建筑面积18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为6亿荷兰盾。新中国城将采用西方现代化与东方传统相结合的建筑风格,整个建筑群包括:四星级酒店、多功能会议中心、中国名牌展览中心、丝绸中心、茶道中心、信息服务中心、投资咨询服务中心、中国文化艺术表演中心、图书馆、商住楼、老人住宅和大型停车场等设施。新中国城是规划中的全欧洲最大规模的现代化华人社区,它的建设,将彻底改变阿姆斯特丹一个世纪以来的形象;将会为中荷友谊、中国与荷兰的贸易作出重大贡献;将会对欧洲各界华人的经济、贸易的发展,生活的现状产生积极的影响;还会为中国的名牌产品在荷兰和欧洲的拓销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就此,毕传有说——世界各国的唐人街、中国城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巴黎、伦敦、旧金山、多伦多等地的唐人街都具有相当的规模,然而阿姆斯特丹的唐人街却位于老城区,街道狭窄,店面破旧。一个多世纪以来,虽然经过华人的努力经营,但是今天阿姆斯特丹的唐人街却已达到了饱和,很难再给中国人以发展空间,泊车难、租店铺难、租住所更难。这三大难题使唐人街无法与其他区域竞争,导致华人企业越来越处于不利地位。当世界进入21世纪,随着中国在国际的地位日趋重要,中国人在荷兰的日益增加,华人的企业越开越多,形成了激烈的竞争,华人必须向主流社会的行业发展,建设一个新的符合时代发展需要的中国城大型社区作为旧唐人街的补充势在必行。1996年我们率先拟定了建立新中国城的计划,得到了荷兰议会、荷兰政府和阿姆斯特丹商界的支持,同时成立了荷兰阿姆斯特丹新中国城基金会。新中国城经过周密、科学、慎重的论证,并得到了中国各界的广泛支持,我们认为实现建造新中国城的计划除了有上述理由之外,还有以下诸原因促使该计划的可行性加强:首先,阿姆斯特丹是欧洲著名的旅游城市,旅游为阿姆斯特丹创造的价值举世闻名。近年来亚洲经济,特别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使亚洲人到欧洲旅游度假正在逐渐形成风尚,新中国城的建立可以为阿姆斯特丹增加新的旅游景点,由此可以推动荷兰旅游事业的发展;其次,香港和澳门的回归大陆,一国两制在香港在成功实施,得到了西方各国的高度评价,大大促进了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地走向世界,荷兰在全球均具有重要的商业战略地位,更是通向欧洲的门户,首都阿姆斯特丹不仅是具有悠久贸易传统的大西洋重要海港和闻名世界的现代国际航空港,同时也是主导时代潮流的信息中心,是中国企业向欧盟发展的重要基地;再次,华人的新一代已在荷兰接受完了高等教育,新中国城建成后的众多公司企业将为他们提供很多的就业机会,也将给予他们自己创业的机会和空间。
  经过近3年的运策划和专家的审议,阿姆斯特丹新中国城已经获准列入阿姆斯特丹市的发展计划,已获得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市议会的通过,现已展开计划实施的具体步骤。按照城市建设设计计划的要求,1999年下半年至2000年上半年,拆除旧建筑及打地基,2000年下半年至2002年年底,工程建筑及装修。2003年1月,项目完工投入使用。
  15年前的毕传有以超出常人的智慧和付出,踏上了他事业上的第一个里程碑――阿姆斯特丹“海上皇宫”,而15年后的毕传有又以超出常人的胆略和实力,迎接着他事业上的又一个里程碑。如果说“海上皇宫”标志着毕传有个人名声的显赫,那么“中国城”则可说是毕传有带给十数万荷兰华人的骄傲和辉煌。毕传有一个人面对着世界,他扪心自问,这样一种沉重的使命感、责任心也许将伴随终身,你一个凡夫俗子是否能经受得起呢?他又回答自己,即使所面对的是万劫不复的地狱,我知道自己也必须走下去,为了那一代又一代在海外谋生的炎黄子孙,我别无选择。毕传有每天晚上都反省自己,看看是不是有不足,这是一种巨人的品质和性格,可能也是他必然成功的基础。
  毕传有以其德其望,已连续三届被选为旅荷华人联谊会会长,1998年当选为全荷华人社团联合会主席。作为荷兰华侨领袖,他坚持“少有所教,老有所慰”的扶侨宗旨,使规划中的欧洲最大的华人社区,积极面对华裔老人晚年的生活和华裔青少年中文母语的教育,突出着新中国城计划中广大华人所关注的中文学校和为华商老人安排的住宅场所。他深得荷兰侨界拥戴,亦深受德、法、英、西、意、葡、奥西欧诸国各界侨领推崇。他在经营发展自己的事业的同时,还关心荷兰侨团和华人的团结工作,被推选担任了荷兰和欧洲几十个大的社团的名誉会长和会长,并担任了荷比卢崇正总会名誉会长、阿姆斯特丹华商会名誉会长、荷兰武术龙狮总会名誉会长、阿姆斯特丹晨曦老人中心主席、阿姆斯特丹龙舟协会会长、欧洲华人社团联合会常务理事。
  毕传有始终关注着家乡的公益事业,带头为家乡的学校、医院、老人院捐资,在家乡产生了很大影响。 最近,他还被邀请担任浙江省政协委员。他持祖国建设方面,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大量工作。他被国务院侨办聘请为代表,即将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50周年的盛大庆典。他常常对人说,强大的祖国就是我们的华侨的强大后盾,所以我们要献出自己的一切力量,使自己的祖国更富强。他还说:“自从祖国实行改革开放,欢迎外商和华人回国投资起,我就多次把自己能够调动的资金投入中国。在北京投资成立罗森达(中国)有限公司,在深圳和德国的华侨合资投资房地产,至今我还在不断寻找新的投资机会,继续投入到祖国建设的宏伟事业中去。”
  毕传有是大鹏养育的,大鹏是毕传有的家乡,家乡距毕传有所在的阿姆斯特丹又恰恰一万公里。“鹏程万里”,这是家乡给毕传有最诚挚的祝福。
  (原文附照片9幅)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各期阅览 | 图片选粹 | 版式示例 | 顾问名单 | 其他出版物 | 联系方法
世界华文出版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by the World Chinese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制作:制梦工作室 版本:v3.00 制作人:Phil tyuty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