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期阅览

         
   
 
高仁来 HA LAM

高屋建瓴起宏图

  在外创业,回中国投资,大多数华侨离不开这种模式。法国华侨高仁来似乎也一样,他曾与他的表兄弟夏崇金一同回国投资温州府前街的金来大厦,这座大厦当年曾是温州市最高的建筑,也是高仁来与表兄弟夏崇金多年情谊的象征。
  1980年,高仁来从温州到了法国,他的妻子,还有两个8岁与5岁的儿子一同和他办好了出国签证,一家人的移民办得非常顺利。高仁来在法国并没有直系亲属,为他牵线搭桥的正是那位早他一年到法国的表兄夏崇金。夏崇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深,正是这种亲情使得高仁来下了去法国的决心。
在国内,高仁来一直跑供销,他的经商意识一直比别人超前。初到法国,表兄夏崇金还有几个表姐为高仁来租了房子,买了汽车,而因为这些亲戚的信用好,别人立刻就和高仁来做起了生意。身边还没有多少钱的高仁来,正是因为这些亲人,幸运地跳过了为别人打工的阶段,直接成了老板。刚开始创业,高仁来是以做皮包为主,迅速地赚了钱还了亲戚的借款之后,他又开始从事百货业,成立了法国永高股份有限公司,并同时开始涉足餐饮业。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转眼到了1992年,已经有了一定经济实力的高仁来起了到国内投资的念头。大儿子高海凡这时已经在Chaptal大学就读工程学士,小儿子也非常懂事,高仁来把事业暂时交给妻子,与表兄夏崇金一同回到温州投资房地产,以575万美元拍下了府前街的一块地皮。
  地皮在1994年才交付,不巧的是刚好碰上房地产的低潮。当时市规划局给大家一个优惠政策,开发商可以用降低楼层的办法来降低风险,众开发商闻讯纷纷改变设计降低楼层。然而在商场已经有了多年实战经验的高仁来与夏崇金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一致决定将原定29层的金来大厦加高两层。在当时,他们两人被看成了两个“傻子”,别人笑话他们的理由有二,一是当时温州还没有一家设计单位有能力造31层的楼;二是市场过于萧条,前景不容乐观。
  高仁来和夏崇金跑上海华东设计院,又跑温州设计院,建最高楼的决心一直没动摇。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两个非但不傻,而且是眼光过人。果然,造价达到1个多亿的高质量的金来大厦一上市,即被抢购一空。
  1998年,高度为温州市之最的金来大厦告罄,资金回拢,已经拥有足够实力的高仁来又以7000万的高价拍下江滨路1号地块,建造香港大厦。在当时,7000万算是个极高的地价,可是他基于对自己判断的信心,敢出这个价。已在2001年结顶的香港大厦又印证了他的正确判断。而与高仁来合作过的夏崇金,投资的房地产也同样看好。香港大厦之后,高仁来又把自己的战线拉到了宜昌。
  回顾自己的前半身,高仁来认为自己仍然是非常顺利,他用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人生信条,那就是“踏实”。大儿子大学毕业,继承了他的餐馆,小儿子继承了他的百贷贸易公司,高仁来一心投入到自己的房地产事业中,他的温州金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温州金来房地产有限公司发展顺利,需要他全力以赴。
  谈起下一代的教育,高仁来认为,大儿子与二儿子一直在法国念书,仅会讲中国语,却不懂中文,连思维方式也跟老外相似,他们到中国做生意就有一定的障碍,这是个遗憾,他和妻子在法国生的第三个儿子,他现在就常常带他到国内来,让他学些中文。
  高仁来很幸运,他一直都生活在一种亲情之中,周围的人都对很好很支持,包括他的老母亲。老人家在他出国时就已有八十多岁,现在已经一百零三岁了,身体仍然还挺朗。可以说,如果没有这种亲情,便没有高仁来的今天。
  再远一点说,整个温州,上到市里领导,下到买房的客户,大家也都对他不错。在家乡这么些年下来,人们对他、对“金来”都是评价很高,称赞他为家乡立了大功。甚至有人说,应该给他颁发一个大大的勋章。
  他笑笑,心里很温暖,感受到的还是亲情。大勋章其实早就有了——一座金来大厦,一座香港大厦,现在就高高地耸立在故乡的蓝天下,那不是勋章是什么?
  (马伊)
  (原文附照片11幅)
 
     

首 页 | 本刊简介 | 各期阅览 | 图片选粹 | 版式示例 | 顾问名单 | 其他出版物 | 联系方法
世界华文出版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by the World Chinese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网页制作:制梦工作室 版本:v3.00 制作人:Phil tyutyu